“互联网+”被认为是世界经济变革的新动力,那么互联网能不能改变世界经济?

ε缺氧的鱼 2020-08-07 12:26:49

互联网对既有工业体系的改造核心在于建立互联网、提高机器的智能化水准,更精巧、更节能地生产,也就是一场生产率的革命。


“互联网+”被认为是世界经济变革的新动力,那么互联网能不能改变世界经济?


“互联网+”已成为时下最热门的一个概念,也被认为是世界经济变革的新动力。互联网能不能改变世界经济?会不会成为新一轮产业革命的引擎?


自2008年国际金融危机以来,世界经济的复苏和发展需要新的动力支撑,中国经济在转方式、调结构,其他国家也制定了新的发展战略,如德国推出了工业4.0战略。这足以说明,世界经济处于新一轮产业革命前夕,再过几十年,人们重新审视21世纪的第二个十年,互联网必然是一个关键词,因为它不仅改变了人们的消费模式,也正在改变工业的形态,甚至在重新界定一个时代的特征。


互联网的核心是将既有的人、机器真正互联,形成巨大的网络,它大大拉近了人与工业之间的联系,改变了传统工业时代的人与物的二元分立。当然,我们还处在互联网革命的最初阶段,但毫无疑问,这场经济革命已经来临。


“互联网+”被认为是世界经济变革的新动力,那么互联网能不能改变世界经济?


互联网改变商业形态


在今年“两会”的记者招待会上,李克强总理说不仅在网上买过书,也愿意为网上的电商“代言”。的确,网购已经成为中国人消费的“新常态”,无论身处北上广这样的一线城市,还是比较偏僻的乡村,网购正将越来越多的生产者和消费者置于同一个时空之间。阿里巴巴、京东等中国大型电商在美国上市,撬动了数以千亿的资金,可以说,互联网正在改变商业的形态,代表着未来的趋势,若非如此,怎么会有那么多的投资者追捧呢?


网购正在改变中国的商业形态,网上平台,再加上高效的物流体系,就几乎将之前的商业代理关系完全压缩掉。市场完全虚拟化了,不需要店面,不需要服务员,需要的是网上的口碑和关注度,这是个“求关注”的时代。凯文·凯利认为,在互联网时代,目光聚集的地方,金钱也会随之而来。


互联网时代的商业,用户至上,消费者至上,因为消费者与销售者之间的信息不对称状态已经大为改变,靠忽悠“卖拐”已经不可行了,互联网打破了消费者一团散沙的状态。在传统商业阶段,消费者与销售者之间是一种轮毂结构,消费者围绕着销售者转,消费者之间很难有交集,商业就是买卖关系,而且很多是一锤子买卖;消费者的弱势地位可想而知,所以买的永远没有卖的精。当然这也不完全是因为卖的比较精明,从学习过程来说,消费者也就只有一两次或者几次购买的经验,而销售者却一直在重复进行销售。


互联网改变了这种状态,关节点就在商品销售的页面还有关于商品的评价,消费者作为一个整体出现了,每个消费者的体验(被记录下来的)都变成了后来消费者的经验。如果一种商品的好评率不超过90%,不少人在购买的时候就会犯嘀咕了,要不要买呢?你可以看到每个商家都会对差评做出回应,或者给退货,或者做出赔偿。为什么如此呢?因为口碑决定成败。消费者的评价就是最好的营销和推广,因此,这对于销售假货、赚黑心钱的人来说,简直是毁灭性的打击。电商平台也会为了维持关注度,要求商家保证商品的质量,如果假冒伪劣商品泛滥,消费者离场,没有关注,就没有商业了。


互联网压缩了低买高卖的空间,让薄利多销变成了新时尚。而网购也让实体店面遭遇了不小的冲击,商业地产的价值面临重估,人们对商业区的认知也在发生变化,越来越多的商业地产是体验式的,只有那种体验式的消费才很难转移到线上,比如吃饭、理发、休闲等,为了增强竞争力,在网上销售优惠券又流行起来。团购网站的兴起也意味着没有完全的线下商业活动了,只存在被互联网渗透的程度高低之别。消费者主权就是通过互联网这种新型沟通平台得以确立的,在一个规范的商业体系之中,消费者的主权依靠市场秩序,比如规范的退换货机制,这需要政府的介入。互联网时代,关注度就成为商家无形的监督,节省了大量的监管成本。360创始人周鸿YI(示+韦)就认为,互联网时代,用户是一切,用户的体验是企业发展的生命线。


大家热议互联网经济之时,其实忽略了一个很重要的问题,即这是个富足的时代,中国已经超越了匮乏的时代。在物资严重匮乏的时候,生产出的任何东西都会被抢购,即便不用互联网,也不愁产品卖不出去。富足时代是互联网经济革命发生的一个基础条件。中国在30年间工业化程度大升,也让诸多产业进入过剩的时刻,现有的商业模式越来越走向零利润。越来越多的消费者关注产品的使用体验,关注消费的过程。消费也不仅仅是钱跟商品的交换,而是商品“使用价值”被发掘出来的过程。“一锤子”买卖已经很难赚到钱了,而是要通过附加的服务、消费者的体验和关注度才能实现盈利。


有人气,就有利润,为了聚拢人气就要满足消费者的愿望,譬如廉价甚至免费。一个越来越明显的趋势是:产品的性价比越来越高,而人的注意力越来越值钱。在传统的商业模式下,很难理解滴滴打车和快的打车会给出租车司机和乘客贴钱,不仅免费使用软件,还要发红包。其实这就是花钱买注意力,将出租车和乘客绑定到一个平台上。再比如,现在有车一族越来越多,要出远门就需要导航,安装一个导航器要几千元,但是手机上下载一个导航软件就可以基本满足需求,即便付费数据也近乎免费。


为了维系与用户的关系,这些软件就要不断地改进服务,将用户笼络在“网”中,至于赚钱与否那是另一个层面的事情,周鸿YI认为,互联网时代还时刻关注赚钱将很难成功,因为互联网经济最大的特征就是免费。


传统的商业链条已经接近零利润,如何在互联网条件下生存与发展?只有重构商业形态,延伸价值链,创造新的盈利空间。在一个硬件即将走向零利润的时代,传统的工业理念和模式也必然进入一个大变革的时代。


“互联网+”被认为是世界经济变革的新动力,那么互联网能不能改变世界经济?


互联网界定新产业时代


经过30年多年的发展,中国基本完成了工业化的重化工业革命阶段,很多行业产能过剩,利润稀薄,产业转型的方向在哪里?有一种说法是中国要转向服务业,构建内需型经济。这一转型需要产业调整与转换,现代服务业本身就是一种新产业。服务,并不是说排斥工业,而是让工业设备变成服务业的一个环节。互联网正在重新界定服务的含义,现在也有种说法是,任何一家企业都是媒体,也就是要注重用户的体验,要有互联网的服务精神与创新意识。


任何产业革命都会界定一个时代,在过去200多年来,一直被称为工业革命的时代,工业不断重塑世界和人们的生活方式。而工业的组织与管理形态也随着技术革命的变化而不断调整。


商业史专家钱德勒在《企业规模经济与范围经济》一书中提出,19世纪后半叶,在美国和欧洲出现了资本主义的新形式。铁路和电报系统的建立和经营,要求产生一种新型的企业机构。为建造这些系统所需的大规模投资和系统业务的复杂性,导致所有权和管理权的分离。


顺应大工业的需求,为了获得规模效益,企业甚至达到了几十万人的规模,不可避免地走向了科层制。同时,大工业对资本的吸纳能力超过了自然人的筹资能力,资本市场发展起来,企业的股权多元化,由小股东持股而造就了大企业的成就。


股东们并非企业管理的行家里手,于是所有权和经营权开始分离。企业管理中委托-代理关系最为重要。恐龙级的大企业会不会引领新的产业革命呢?看看最近20年来的创新,几乎主要都来自中小企业,尤其是高科技企业,还不断处于进化之中。


这几年比较火热的概念还有大数据、云计算、互联网思维等,意味着产业组织方式正在发生变化。杰里米·里夫金认为,第三次工业革命是大工业革命的最后篇章,而其核心是通信技术与能源体系的结合。“新通信系统从来不会独立存在,它们是通过新能源系统管理流动性的机制,这为通信和能源相结合的基础建设奠定了基础,几十年后,它将确立新经济长期增长的趋势。”


更加智能、更加环保是未来产业发展的方向,将人、自然以及工业置于均衡和谐的状态,打破人与自然的二元对立。新的产业发展并不是将既有的基础完全推翻,而是将原有的基础容纳其中。


工业革命200多年来,颠覆性的发明越来越难了,尤其是在工业基础领域更是如此,从自然能源到化石能源是一大进化,而从化石能源到绿色能源又是一大进展,工业社会的能源基础的变化定义着时代特征。


经济危机的一个重要的原因是技术革新远远滞后于金融创新,实体经济与虚拟经济失衡,因此克服危机的方法无非两种,一是加强对金融体系的监管,防止过度创新对投资者的伤害;二是加强技术、制度创新,打造新的实体经济增长点。


著名学者杰米里·里夫金曾受德国总理默克尔的邀请,就德国在21世纪的经济发展提出建议,他认为,“纵观人类历史,新型的通信技术与能源体系交汇之际,正是经济革命发生之时。新能源革命使得商业贸易的范围和内涵更加光明的同时,结构上也更加整合。相伴而生的通信革命则为新能源流动引发的更加复杂的商业活动进行有效管理提供了有力工具。”


智能化让绿色能源变得可行,比如风能、潮汐能、太阳能的使用都需要智能化的设备。因此,制造业的含义也将随着互联网时代的来临发生变化,制造业的“再造”来自于智能化、信息化,会思考的机器才是好机器。


互联网时代的工业变革可以分为两个层面:一个层面是新的互联网企业的涌现,在过去10年间,腾讯、阿里巴巴这些企业,重新定义了新的商业生态,引起一场消费大变革,网络效应使免费变得越来越可能,而产品的消费过程成为盈利机会。现在的互联网企业依靠广告、增值服务获取利润,也正是因为这种网络效应使互联网企业之间竞争激烈,很难形成均衡状态,创造性破坏无时不刻不在进行中。


另一层面的变革是传统制造业的升级,商品智能化,商品利润凝结在服务之中。这也是传统价值链的延伸与升级,随着工业体系的完善,一种产品的价值取决于它在整个网络中的位置。比如智能手机,它不仅仅是通话的工具,更是将娱乐、学习等多种功能集于一身。毫不夸张地说,智能手机已经改变了用户的生活方式。现在关于智能家居、智能汽车的探索也在持续,电视机的生产也在讲求联通性,如果网络的连通性不好,那只能是古董。可以说,只有进入智能网络的设备和产品才具有持久的价值。


互联网对既有工业体系的改造核心在于建立互联网、提高机器的智能化水准,更精巧、更节能地生产,也就是一场生产率的革命。中国经济增长动力正在经历历史性的转折点,人口红利逐渐消失,人力资源的开发被提上日程。劳动力成本的上涨也在倒逼中国制造业的升级,而这场产业革命为中国工业弯道超车提供了机会,实现中国制造业向中高端攀升。


“互联网+”时代的来临,也会带来中国就业市场和结构的变化,“铁饭碗”已经靠不住了,因为新产业革命瓦解了“福特制”的基础,灵活就业成为趋势,劳动者能不能成为新时代的用户?在一个消费者可以聚拢的场域中,难免会呈现出财富的差异,在一个近乎透明的社会中,穷与富都是相对的,“新穷人”也随之产生。


“互联网+”的时代也是一个全民创新的时代,而创新从来就不是有计划的,它是自我生成的结果,更是试错的结果。创新需要可以容忍失败的环境,这种环境的营造不是依靠宽容心,而是一套试错的机制。资本市场的发育提供了一种风险共担的机制。此外,“互联网+”也在倒逼中国创业环境的改善,政府顺势而为,在财税、金融等政策上做好配套,让创新不断涌流。


任何创新都是在普遍质疑中做出来的,因为真正具有赢利空间和潜质的创新不可能为所有人知觉,否则就不算秘密了,企业一窝蜂进行的创新也不可能成为真正的创新。创新的才能和气质本身就是企业家精神的基础元素,这种精神是一种判断,也是一种直觉,有好点子的企业或者创业者会拿到该有的创新红利。


互联网将传统的工业管理体系的层级基本都压缩掉了,管理者就是产品与用户之间的桥梁。一些传统企业开始拆解自己的科层管理机制,比如海尔就让很多子公司或者员工成为自主个体。等级制变为网络平面,人的积极性和主动性将调动起来,让创新成为自觉行为。可以说,“互联网+”带来的不仅是一场技术革命和产业革命,更是观念和生活方式的大革新。



来源: 工信智媒

注:文章内的所有配图皆为网络转载图片,侵权即删!

免责声明

我来说几句

不吐不快,我来说两句
最新评论

还没有人评论哦,抢沙发吧~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