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今互联网变得尤为重要,在这次疫情中就可以看出!

鸿煊 2020-08-07 08:42:36

新冠肺炎疫情在令人恐怖地继续蔓延,国际上对新冠病毒的描述越来越可怕,对疫情蔓延造成的各种危机及其危害性的警告越来越严厉。从联合国、世卫组织、国际货币基金组织、世界贸易组织,到各国领导人、联合国原秘书长潘基文等全球政治元老,以及世界各国的医疗卫生机构、工商企业、金融市场、各种媒体和民间,凡能够想到和用到的词,几乎都用上了。归结起来,主要是四句话:疫情前所未有,危机从未遇到,前景不得而知,后果无法估量。


如今互联网变得尤为重要,在这次疫情中就可以看出!


图片说明:联合国秘书长古特雷斯(右一)部署联合国抗疫工作。(来源:联合国官网)


肆虐的疫情在冲击世界、祸害世界,也在深刻地改变着这个世界。这种改变,既有全球宏观层面的,也有各种微观细碎的;既有人们已经意识到的,更有人们尚未感觉到的;既有现在就在发生的,更有未来将会出现的;既有国与国之间的,也有各国内在自身的;既有国际政治、经济、贸易、金融、工商、旅游、交通、物流、科技、医疗、卫生、体育、娱乐等领域的,也有与人们的工作、学习、生活、社交、健康等直接相关的。而且,这种改变除了发生在现实世界,也将出现在虚拟世界。


世界的这种改变恐怕不会以任何人的意志为转移。很多的改变,现在说为时还早。很多昨天还是正当合理的事情,在疫情的冲击下突然变了。德国媒体报道说,有个德国人日前兴冲冲地照旧骑着自行车,想到邻国旅游,以为申根国家还是边境自由模式,没曾想一到边境就被截住,当地警察告诉他边境关卡已经重设,如果非要闯关,不仅毫无可能,还要至少被罚款200欧元。此人一听转身就走。诸如此类的例子,不胜枚举。


对于疫情中和疫情后世界的变化,相信世界各国,各国政府、各有关部门和组织、机构、工商贸易企业,都在观察和研究。作为个人,同样需要对这个世界正在发生的变化及“后疫情”时代即将发生的诸多变化有所了解。“凡事预则立”,未雨绸缪,才能掌握主动、避免被动,立于不败之地。


毫无疑问,COVID-19病毒罪大恶极,但如果人类能够从中汲取教训,也将是一大进步。曾经在第二次世界大战的危急时刻向英国人发出“至暗时刻”警告的温斯顿·丘吉尔,在二战的风口浪尖上还说了一句话:“永远不要浪费好危机!”如果能化危为机,就不失为丘吉尔所说的“好危机”。


在世界诸多正在发生和即将发生的变化中,互联网抑或整个数字经济、数字技术,以及与此相关联的各种经济活动、科技创新技术、应用工具、形态空间等值得人们重点关注,因为互联网改变了世界,互联网正在深刻改变世界,互联网把世界各国和人类的各种工作、学习、社交和交易前所未有地紧密联系在了一起。


新冠病毒正在侵害人们的身体,但与网络病毒不一样,至少到目前为止这种病毒对互联网是不起作用的。我们所说的互联网,并未仅仅是指因特网,它当然包括了世界上已经发明应用的桌面和移动端的各种网络,以及网络功能和应用服务。人工智能、大数据、云计算、量子计算、物联网等等,离开了互联网都无法运转。网络与人类的关系更加密切。


疫情下以互联网为主的虚拟世界,正在发生更多更新更深刻的变化,至少以下几个方面,值得我们关注。


一是使用互联网的方式在发生新的变化。美国的最新网络应用调查发现,在病毒大流行期间,因为相继关闭了电影院、体育场,也没有了餐厅酒吧和咖啡馆,很多人只能“宅家”消磨时光,于是把时间主要花在了网上。调查发现,“至少在现在,人们关于终端、屏幕和在线时间的争论暂时结束了,不再认为固网是一种将淘汰的互联网应用,传统网站是一种落后网络”。


在一项关于“您每天有多少时间上网?自从冠状病毒大流行以来情况发生了变化吗,是继续使用移动互联网还是固网,是主要看移动端内容还是看互联网站内容?”的调查中,很多人选择了优先使用固网,上网站浏览。当然,也有相当一部分人称两者都使用,但感觉更好还是浏览互联网站,因为网站的内容往往更丰富深厚,也更可靠,不仅可以看当地的,还可以方便地浏览全世界的网站,不仅方便,而且费用便宜,这是手机上网所难以相比的。


最近,美国两个在线数据提供商SameWeb和Apptopia对美国互联网的使用情况的分析显示,“随着病毒的传播并将我们推向工作、娱乐和连接的设备,人们的行为发生了转变,有时甚至是明显的转变”。英国《泰晤士报》对美国互联网使用情况的分析指出,“人们正在寻求连接和娱乐,但正在远离手机,更多地接近固网和网站”。许多人设法寻求诸如Netflix之类的流媒体内容和娱乐服务,希望在社交网站上实现相互联系。美国多家电视台的记者,在疫情期间主要在家编发节目。


在过去的几年中,美国的网络用户越来越多地转向智能手机,从而在整个行业范围内都将重点放在了移动上。但“现在人们在家中通过上网度过了美好的时光,看着电脑更宽大亮畅的屏幕,有一种别样的愉悦感,从而在回想起以往每天不断地用眼睛看着那些小小的手机电话屏幕是多么令人不愉快”。


SameWeb和Apptopia的数据显示,随着网站浏览量的增长,“脸书等手机应用程序上的用户数量都在停滞或下降”。SametimeWeb和Apptopia都是从多个独立来源获取的流量数据,是可靠和真实的。当然,疫情时期是特殊时期,人们因为大多“宅家”而发生了变化,疫情之后的网络使用情况又会回转,但人们对于使用固网上网浏览享受的感觉不会消失。


如今互联网变得尤为重要,在这次疫情中就可以看出!


视频截图:欧盟召开会议,加强数字建设。(来源:欧盟官网)


因此,对于包括中国在内的立志于面向全球提供资讯等服务的网络、网站,应关注新的变化,不能轻易放弃自己曾经的擅长,一味跟随所谓的潮流而纷纷转向移动互联网。网络无国界,但使用有重点,对国际上的互联网用户而言,他(她)不可能只通过手机关注和使用网络内容与服务,而需要更方便地寻找和获取更可靠、更宽广的网络世界。人们不能仅靠短新闻和短消息来深入了解和研判世界。


二是各种新的网络应用服务在开发创新。美国的网络调查发现,疫情期间,随着社交距离的扩大,人们纷纷在寻找新的联系方式,主要是通过视频聊天。在传统的社交媒体网站不断发展的同时,人们不仅想通过消息传递和文本进行连接,还希望做更多的事情,尤其希望彼此能通过脸部和表情“见上一面”,以获得更多的真实感和亲近感。


美国媒体报道说,“这一趋势极大地推动了过去一直相对默默无闻的视频应用程序”,例如Google的视频聊天应用程序Duo和Houseparty,它允许一群朋友加入单个视频聊天并一起玩游戏。很多人对生活和周围环境的变化,尤其是他人是如何应对病毒和减少隔离期间孤独的做法,引起了人们互学互鉴的兴趣。这使得人们对邻里社交应用软件“Nextdoor”重新关注,Nextdoor是专注于连接本地社区的社交媒体网站,它在疫情中得到了广泛的应用。


如今互联网变得尤为重要,在这次疫情中就可以看出!


视频截图:沙特国王沙勒曼主持G20特别峰会。(来源:阿拉伯新闻)


谷歌等美国互联网巨头在疫情期间研发了多种新的产品,提供了更多新服务,力图借助疫情大力扩张其业务。据美国CNBC报道,该公司于4月2日向美国当局申请了新的许可,称其业务扩展“迫切需要”。美国司法部在得到美国国土安全和国防部的支持后,将允许谷歌在亚太地区大幅度扩大业务,包括经营“太平洋轻型电缆网络系统”的海底电缆网络。谷歌的高管们表示,由于消费者在家中接受疫情导致的隔离,大量需要上网,在增加运营能力后,该公司将有足够的能力满足用户的需求,并防止发生技术架构性故障。谷歌的目的显然不只是提供网络服务。


疫情中的美国人“突然变得更依赖于能够在家工作和学习的服务”。美国的办公室和学校都搬进了很多美国家庭的地下室和起居室,“没有任何变化对在线活动产生比此更深远的影响”。学校的作业正在网络课堂上分发,会议在多个软件服务系统中进行,寻找防病毒的更新信息大大提高了美国地方报纸、网站的知名度和读者人数。


最大的受益者是当地新闻站点,随着人们试图了解这种流行病如何影响其周围地区和街坊邻居,这些网站的访问量都在激增,而国家一级的权威网站访问量更是大幅攀升,因为人们都想通过此类网站获取有关疫情和防疫的权威信息。


疫情期间,美国的“网络电子游戏获得了成功,而现场的体育却输了”,因为各种大型联赛的比赛都被取消了,几乎没有什么体育项目可以现场消费。据报道,“抖音”在美国更受欢迎,访问量“一直稳步上升”。


如今互联网变得尤为重要,在这次疫情中就可以看出!


图片说明:印度总理出席G20视频峰会。(来源:印度时报)


三是很多网络在线应用服务正在常态化普遍化。国际上很多媒体报道说,疫情改变了世界各国对互联网的认识,使互联网的各种应用服务变得更加需要和迫切。疫情下物理层面的很多活动、交际和交易都被迫暂停或取消了,但网上一切照常,包括政府、组织、机构和企业的各种会议活动等,政府与各个方面通过网络依然可以很好地进行执政管理,企业尤其是服务性行业仍然可以通过网络开展各种业务,民间的很多交流活动也可以在网上展开,让很多原来对网络有偏见的人纠正了看法和态度。


“阿拉伯新闻”对中国互联网的发达非常羡慕,其专栏作家发表评论说,“在中国这样的地方,人们只要在智能手机上点击几下就可以在线购物,包括食品杂货,能够在两个月或更长时间内对主要城市进行全面的疫情监控,而不会造成任何公共混乱或灾难”。毫无疑问,世界各地的政府及其信息和通信技术、教育、商务和其他领域的政府部门,在疫情中和疫情后,都将学习借鉴中国,努力加强其数字基础设施,以备将来使用。


除政务和商业应用外,网络在教育中具有“混合学习”和开设新颖的远程讲座、进行考试和开展国际学校注册等功能,各国都在大力提倡和拓展。


人们从当前的危机中很快得出的另一个结论是,面对面的会议可以大大减少。很多软件运行得如此之好,以至于许多人在问:“为什么我们不可以在平时也这样做?”通过虚拟会议,可以将距离很远的协作者包括在内,并且会议的效率往往更高。


有评论指出,人们在网上开会讨论,出席更准时,会上也不易开玩笑,不会倾向于进行非主题的讨论。这种变化在舆情之后将会被更多地固定下来。今后面对面的会议将大大减少,医疗“访问”将变成虚拟咨询,更多的国际合作将随着会议实时自动翻译成为现实,会以网络视频会议的方式举行。二十国集团(G20)应对新冠肺炎疫情特别峰会以视频会议方式举行,为全球的各种会议活动,包括演讲、论坛、研讨、评审和音乐会等都开创了先例。


当然,网络虚拟世界也有不利之处,因为“人类毕竟是人类,具有特殊性,彼此隔离将会导致孤独、抑郁和其他疾病”。人们仍然需要面对面的互动、握手、拥抱等更加温馨的“美好时光与方式”,网络摄像头和麦克风无法提供这些功能。


但现在似乎可以肯定,今后各种专业和社交性的网络交互,将变得越来越频繁。


新冠疫情让这个世界上本该在未来到来的很多事情加速到来,让人们的虚拟性非实际接触的工作、生活和交往变得越来越普遍,但这种突然的加速度和重大的改变需要有个适应的过程,也增加了很多意想不到的风险,这同样需要很好地把握和防范。



来源:纵相新闻

注:文章内的所有配图皆为网络转载图片,侵权即删!

免责声明

我来说几句

不吐不快,我来说两句
最新评论

还没有人评论哦,抢沙发吧~

为您推荐